第六场:城中村,梦开始的地方

来源: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  日期: 2017-11-29  【字号: 【内容纠错】

  有人说,城中村孕育了深圳人思变的动力;有人说,城中村见证了深圳改革开放的历史;有人说,城中村是深圳移民文化最好的注脚;还有人说,城中村改造应该记得住乡愁,装得下梦想!蔡屋围、向西、岗厦、皇岗、水围、上下沙、白石洲、大冲、南头……这些被称为城中村的地方,在这座城市崛起的道路上,包含着一代又一代人的文化记忆,承载着一批又一批年轻人的深圳梦。

  今天的第六场深圳市新一版城市总体规划(2016-2035年)编制公众参与主题工作坊,主题是“共想2035:城中村,梦开始的地方!”,大家针对深圳城中村的前世、今生和未来,围绕深圳城中村的生活配套、公共服务、环境改善、品质提升和社会交往等方面展开了积极深入的讨论。

  本次工作坊采取公开报名的方式,邀请了30名市民代表,他们既有长期研究关注城中村发展的学者,也有以城中村为基地开展人文研究的外国友人,还有从事城中村保护与开发的规划建筑师,以及更多居住生活在城中村的市民。

  本次工作坊由深圳市城市总体规划编制领导小组办公室主办,深圳市规划国土委承办,由深圳市规划国土委副主任王策飞主持。

  市民观点集锦:

  李津逵(深圳市综合开发研究院 城市化研究员 教授):十几年前,说到城中村的时候,主流的声音还在讲这是城市的毒瘤,但是我们现在听到的是“记得住的乡愁,装得下的梦想”。我觉得,让我们越来越感到有一种凝聚的温度,这真是一个梦开始的地方。今天深圳城中村的有机更新已经丰富多彩,例如一群80后居民组织的实验让我们看了之后非常振奋,所以城中村在未来可能变成深圳最有趣的地方,相反那些由围墙、保安围合的小区只是其中居住者睡觉的地方,它们不是活力的、通达的城市空间。

  马立安(美国 人类学者):从大家的谈论中,我听出来是围绕两个关系。一个是一些友谊的关系,我们在深圳能交什么样的朋友,在朋友的交往中获得灵感,激发创意,实现梦想。另一个关系是社会和人的关系。没有人要一个建筑,要的是这个建筑代表的尊重和尊严;没有人要一个高大上的社区,要的是这个空间代表的童年记忆;没有人要更大的超市,要的是原来卖水果的潮汕老板,要的是每天早晨和他聊的那两句话,还有他亲手扯开一个水果让我尝尝的样子。我是想提醒做规划的人,你的行为是带信息的,是带人情的。美国一位知名规划师,现在都仍然在挨骂,原因是他整体拆了很多地方。他是好意的,真的是想改善社会,但是他的行为在传递的是我不爱你,赶你走。

  杨晓春(深圳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城乡规划系主任 教授):我并不想一味的去赞美城中村,但是也不能一棒子把它打死。但是谁来决定城中村的去留呢?我认为应该是居民,这个居民不仅仅是村民、是房东,而应该包含了真正住在这里的租户。当这个城中村没有人租住,或者活力下降的时候,就是我们应该思考它是否应该改造的时候,而不是仅仅根据它的区位来决定。如果要由居民来决定是否拆迁,我们将面临着一个比较根本的制度革新。日本和台湾都有很多经验,我们可以学习。深圳在公众参与上是远远超出其他城市的,但是否可以有一个程序,让更多的声音做更多的事情。城中村的去留问题是个价值观的问题,不是所有都不能去或者不能留。我们对既有的城市空间资产如何看待?对所谓的空间合法性怎么判断?建筑的拆和留由谁来决定?我们应把城市建设过程留下的这些实物当成文明的财富!

  更多市民声音:

  “我们这一届规划者要有足够的工作智慧,为这一届规划工作适度留白,因为我们有很多未知的领域。”

  “我不同意说城中村是低收入人群聚集的地方,我认识很多香港人和外国人,他们就喜欢住在城中村,包括我自己和我的孩子,之前在城中村的时候,一群孩子都是在村子里面玩。这个群居对他们非常有意义,尤其是男孩子,他们追跑打闹。搬进小区以后,我试图复制这种生活,我敲开了很多同龄小孩家的门,基本上父母都让他隔着防盗门和其他小孩说话,叫不出来,没有人再出来和我们玩了。我感觉还不如搬回去。所以今天住在小区里面的人,包括房地产主导的规划思维,不要骄傲,不要认为你是正确的,你可能错得离谱。”

  “我是城中村的居民,现在还住在城中村,是‘三无人员’,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无深圳市户口,没深圳市房子,没有高学历。我们住在城中村,最关注什么问题?第一是和房东斗智斗勇,怎么把房租降下来,第二是安全,第三是卫生。安全方面,现在好一点了,各个路口都有一些监控,巡防也很努力。最不满意的就是卫生。大家都知道,解决垃圾处理的最好方法就是垃圾分类,但是在城中村,可能没有办法弄。规划里面一定要为公共服务留足够空间,旧改也好,微改造也好。如果城中村的卫生好了,我们自然就安居乐业了。”

  “城市的发展是诞生、成长和发展的过程,我们不能忽略了以前它存在的状态,而一味的就想高大上。”

  “我1994年就来到深圳了,在城中村住过,现在公司在科技园。大冲拆了之后,科技园一带的员工,尤其是月薪在1万以下的员工是很艰难的,只能住到西乡,好在还有地铁。如果把周边的城中村都拆掉,我估计公司都要搬走,没有办法。”

  “我认为在科技和人才聚集的地方,要把住的功能搞好。政府可以主导,把里面的消防搞好,把里面的环境搞漂亮一点,让这些年轻人有一个安身之所。”

  “听得出大家对新一版规划非常期待,我同样也抱着很强烈的期待,希望它能够考虑长远,能够构建出深圳高度的城市文明,把我们的深圳文化传承持续下去。我有几点建议。第一,深圳本身就是一个规划建设的创新强项,在新一版的规划中,要考虑创新引领,要新的建筑理念、规划理念来引领城市文明更好的传承和发展。第二,发挥深圳有立法权的强项,为规划保驾护航。第三,十九大报告反复提生态保护和关注民生,规划要适当的留白,适当为子孙后代留出空间。”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