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中国年,地球村:这里有跨越万里的牵挂

来源: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  日期: 2018-02-23  【字号: 【内容纠错】

  当时针渐渐指向除夕午夜,新年的问候与祝福声浓烈起来,这是团圆的时刻,欢庆的时刻。
  然而此刻仍有许多工作的人不能与家人团聚。他们有的在飞驰的列车上,有的在南极科考的路途中,有的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建设工地上。不论身在国内还是国外,他们心头带着对亲人满满的挂念。中国年,地球村。
  大洋的航迹:超越1万公里,这是牵挂的长度
  看不到尽头的航迹,是亲人牵挂的长度。
  北京时间16日零点,我国第34次南极考察队28名队员站在长城站的广场上,一齐敲下12声钟响,在距离首都北京17000多公里的地方,与祖国同胞一同迎接新一年的到来。
  今年46岁的叶成明和37岁的徐山都来自黑龙江测绘地理信息局,分别驻守在中山站和长城站。此行已是叶成明第二次到达南极,相比十年前,中山站在管道、取暖、住宿、交通等方面取得的进步让叶成明倍感惊喜:“2008年,我们住的房子是保温板搭成的,晚上风一吹就像火车卧铺一样‘咣当’响,现在已换成钢结构建筑,稳固又保暖。”
  因为12个小时的时差,15日一早,徐山醒来就和妻子通过电话联系。妻子孙明英说:“老人、孩子围在一起吃年夜饭,唯独少了你。女儿每天都翻日历,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尽管心里是浓烈的牵挂,但对于徐山和叶成明来说,新的一年里,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为南极科考做好充分的后勤保障。“在南极工作为的是国家,平安顺利就是最大的团圆!”徐山说。
  万家灯火阑珊,从罗斯海通往新西兰的海面却一片漆黑。第5次前去南极的朱李忠已完成任务,正踏上归途。由于海上没有信号,他已数日没能和家人取得联系。
  朱李忠的妻子赵子涵说,七八年来,他们没有一个春节是在一起度过的,就连孩子出生时,丈夫也远在南极。然而在一次次分别中,她学到的不只是等待,更多的是成长和坚强。“南极不只是他一个人的梦,更是整个中国的梦。只有这个梦圆了,我们的小家才会安。”赵子涵说。
  轨迹在延伸:2小时的团聚,前面是家的方向
  离别的原因有千般,牵挂的味道只一种。
  除夕午夜,南昌始发、终到成都的K787次列车在夜色中平稳行进,列车员任仕军检查好车厢安全后又开始打扫列车卫生间。
  任仕军的妻儿都在成都,由于列车到达成都后仅停留2小时就要返程,对任仕军来说,很多时候回家是一个奢望,上一次和家人吃年夜饭还是在2012年。
  往返3550多公里路程,38个站点,往返50多个小时的行车时间……这种工作强度和辛苦让任仕军的妻子谢彤瑜很心疼。每个春节,谢彤瑜和儿子就会带着任仕军爱吃的回锅肉、炒猪耳朵等赶来火车站看他一眼。
  列车计划在大年初一下午1点左右抵达成都。任仕军几次在站牌提示卡中抽出“下一站成都东”这一张,数一数还剩几张轮到它,“那里是家的方向!”任仕军说。
  在冰城哈尔滨,陈亮和陈威这一对同为高铁司机的双胞胎兄弟一同踏上了春运征途。“大年二十九,哈尔滨到沈阳;除夕早上,沈阳到哈尔滨;除夕下午,哈尔滨到沈阳;初一,沈阳到哈尔滨……”这是哥哥陈亮的春节乘务表。弟弟陈威则从11日起便已踏上往返哈尔滨与北京的征程。
  “过年不能聚在一起,我们有委屈,却没有怨言。中国高铁在世界上数一数二,作为高铁司机的家人,我们很荣幸,也很支持他们!”兄弟俩年近七十的父母通情达理。
  “一带一路”:彩带为何如此绚丽
  除夕之夜,遥远的非洲肯尼亚。
  几乎座无虚席的蒙内列车车厢里,穿着蓝色工作服的车辆乘务员储志超正拿着红外点温枪在电器控制柜旁检查设备。“在国外过春节,特别想家。”他说,“特别是和家人视频的时候,见到80岁的老母亲,不由得眼眶就湿了。”
  由中国企业承建的蒙内铁路是肯尼亚百年来建设的首条新铁路。蒙内铁路去年通车后,蒙巴萨至内罗毕之间的旅程从原来的十几个小时缩短至约4.5个小时。中国铁路,如今正成为推进“一带一路”的一张国家名片。
  为迎接中国春节,中国路桥蒙内铁路运营公司专门举办了一场“春晚”,蒙内铁路火车司机张程和肯尼亚女火车司机艾丽斯表演了一个舞蹈节目。曾在中国留学的艾丽斯说,能参与这样一个融合中肯文化的晚会非常激动。“这就像开着火车将旅客送到终点站,内心满满的成就感。”
  农历新年的钟声刚刚敲响,位于浙江建德市的何宏良家中响起了家人们等待已久的电话铃声。电话另一头,传来何宏良在千里之外的马来西亚的拜年祝福。
  何宏良是浙江交工集团海外分公司在马来西亚当地某公路项目路基工区主任,这个春节已是他第二年没有回家与家人团聚了。在他看来,“一带一路”倡议为像他这样的年轻人提供了很好的发展平台。“在国外工作的经历,使自己的视野更国际化。”何宏良说。
  火红的灯笼、喜庆的春联、大家自己动手包的饺子……项目部里,何宏良和他的30多名中国同事同样感受着和国内亲人一样的欢乐祥和。
  在过年期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中国建设者大多不能与家人团聚。他们的默默工作,正带来所在国家和地区交通基础设施的全面改善。“一带一路”像一条彩带,不断扩大着“朋友圈”,使中国与世界各国的交往变得绚丽多彩。
  除夕午夜,从浙江义乌西站始发的X8024次中欧班列正疾驰在陕西商南县境内。这是国内运距最长的中欧班列线路之一,里程超过1.3万公里。“钢铁驼队”满载着名牌服装、电子商品、五金等货物,沐浴在秦巴山区的星光下,向着目的地西班牙马德里不断前行……(杨思琪 王小鹏 王君宝 魏一骏 余贤红)


分享到: